《谁是凶手》8大细节解析,沈雨好坏已有提示,凶手或是双人作案

时间:2021-12-08 00:00:14阅读:1056
悬疑剧最坚挺的看点,莫过于设定一个个前期容易被忽略但等答案揭开后,却又会让观众细思极恐的伏笔,他们的存在会让剧情更加有魅力。 观众通过细节推理后续发展,以及拼凑出编剧隐藏的故事线,也是非常精彩的

《谁是凶手》8大细节解析,沈雨好坏已有提示,凶手或是双人作案

悬疑剧最坚挺的看点,莫过于设定一个个前期容易被忽略但等答案揭开后,却又会让观众细思极恐的伏笔,他们的存在会让剧情更加有魅力。

观众通过细节推理后续发展,以及拼凑出编剧隐藏的故事线,也是非常精彩的追剧体验,在这方面,当下热播的《我是凶手》,便有很多值得推敲的细节。

  • 消失的“男友”

夏金兰死前接过两通电话,一通是与人谈结婚,她的用词为“上班再谈”,说明夏金兰准备结婚的对象是她的同事或者两人单位距离很近。

另一通是直接打到夏金兰家座机的,她接电话后下意识就质问对方是不是又在她家附近,明显与前一通不是同一个人,听起来很像是位追求者。

但当夏金兰遇害后,警方的调查却只查到夏是“单身”,这一点很微妙,有一个考虑结婚的对象以及一个疯狂追求者,为什么夏周边的人都不知道呢?

而且,在夏金兰被杀害之前她房间里放了一个全家福,但遇害后照片却变成了单人照,导演还特地安排冷小兵师傅观察了单人照,这应该是个暗示。

一般情况这种连环杀人案凶手与受害人认识的概率很低,但夏金兰或许是受害人里比较特殊的存在,凶手不仅认识她,还对她家非常熟悉。

或许,这也是凶手杀害夏金兰后不再作案的原因之一?

  • 夏木的爸爸

弹幕很多观众已经发现了,夏木与夏金玉的相处模式不像老师与学生,两人又姓氏相同,原剧本应该是母子关系,他们是单亲家庭。

剧情开局多次暗示故事存在“夏木爸爸”这个形象,比如夏木看的动画片是《小猴子找爸爸》,家中原本的照片是三人全家福。

后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改了原剧本设定,将夏木与夏金兰设定为师生关系,勉强能让夏木执着案件这条线圆住,但夏木爸爸这条线恐怕要大改。

很好奇编剧通过道具影射夏木爸爸的意图,如果他也是关键人物的话,很可能与凶手存在某种关联,亦或者,夏木真正的父亲可能是其中一个打电话的人?

  • 奇怪的电话

关于第一集的报警电话,有很多看起来有点碎的伏笔,小卖店老板形容的“凶手”装扮,与夏木视角中第二个给夏金兰打电话的男人很相似。

但凶手的工作服有家电维修四个字,这个男人却没有,可以排除他是凶手的嫌疑,那么,是否存在小卖店老板将他错认成凶手的可能呢?

再回看打电话人的细节镜头,他当时手里拿了一张98年的连环杀人案警方悬赏通报,而夏木视角里打电话的男人手中是没东西的。

而且,报警人的确有一个手上有疤痕的特写,可以排除小卖铺老板认错人的情况,那么,如果报警人是凶手的话,便存在一个怪异之处。

从凶手作案可以看出他的性格非常缜密,上楼前便已经带好手套甚至穿了鞋套防止留下脚印,这么谨慎的人,又怎么可能露出伤疤,并留下指纹信息呢?

警方推测是凶手挑衅,这种可能的确存在,或许他想在最后一个案件留下不同寻常的东西炫耀,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,但同时还存在另外两种可能。

一种情况是凶手可能存在双重人格,这方面的细节暗示还挺多的。

故事片头针对三位主角及“凶手”都做了一个对应他们的线索“房间”,针对“凶手”的房间隐喻里,有非常多双份的东西,比如双层床、双人画。

双层床只有一层有被子,但地面却有两双鞋,而且床上层还放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箱子,“双重”的道具太多了,不得不让人怀疑剧中存在双重人格的设定。

或许是凶手的两个人格也在博弈,一个变态作恶,一个试图阻止对方。

报警人可能就是后一个人格,凶手在作案过程中,或许另一种人格也有过抗争,因为他留了钥匙在门外,这对严谨的凶手来说,也是挺大一“BUG”。

另一种情况是存在两个“凶手”,一个作案人,一个包庇者。

“凶手房间”的线索如果不是指双重人格,便会是指存在两个人,一个在明一个在暗,在明的那个人包庇了在暗的那一个,这和沈雨、肖华军的关系有点类似。

从目前剧情来看,包庇者是沈雨父亲的可能性比较大,原因后面的细节再说。

  • “错乱”的时间

仔细观察夏金兰案里出现的时钟指针,你会发现时间有“BUG”,凶手放置闹钟时是11点50分,但冷小兵昏迷时看到的时间,也是11点50分。

中间只有几十秒的间隔,这显然与冷小兵进入房间、两人经过一番打斗的时长不符,而且,夏金兰的死亡时间同样是11点50分,三个时间完全重合了。

更有奇怪的是冷小兵在医院画出的时间,约在11点32分,与警方推测凶手进入夏金兰家的时间是相对吻合的,这么明显的BUG,导演不可能没发现。

时间的错乱很可能是还有其他视角没有完全展开,那个没有完全展开的视角或许是童年的夏木,他因为创伤后遗症失忆,忘记了案发时的一段信息。

这一点从夏木畏惧血液就能看出来,如果第一集已经展示了完整的夏木视角,他是看不到夏金兰被杀现场的,夏木PTSD复发,会不会是因为想起了某段记忆?

  • 沈雨是好人还是坏人?

这是不少观众比较疑惑的问题,说她是坏人吧,当下剧情似乎并没有显示她亲自动手杀过人,甚至,她的确有在“帮助”肖华军,也在努力探查海舟案。

但说她是好人吧又有点怪异,因为肖华军原本只是心理障碍却没有攻击性,但经过沈雨的“治疗”与引导后,他失手杀了父亲,又主动杀了虐狗者。

到底是好是坏?

有一个细节暗示,沈雨录完口供后的背景是“悬崖勒马,回头是岸”。

她已经在犯罪的路上前行,不过离最糟糕的后果还有一步之遥,肖华军案件中,她稳拿包庇罪、毁灭证据罪、伪证罪,并存在教唆杀人的嫌疑。

在沈雨与肖华军的对话里,她一反复提到“我会保护你、帮你”,这些细节似乎在暗示肖华军身上有触发沈雨的某种兴趣,让她产生了移情。

或许,她曾与肖华军处于同样的状态中,但可以保护她的人消失了。

所以当她碰到一个脆弱得“自己”时,便想要“保护”对象,但保护的方式却是让对方毁灭自己,让他们做自己曾经想做的事?当然,也可能这只是一种心理诱导手段。

  • 小沈雨的“清洁”

小沈雨按照父亲的指示完成了非常利落的“清洁”工作,把父亲的个人信息从生活中完全消除,然后按照父亲要求去报案对方跟一个女人跑了。

整个过程小沈雨几乎没有一丝犹豫,情绪十分冷静,但很奇怪,每3集小沈雨站在派出所门口时,一手拿警方通报另一手拿的却是相片袋。

如果只是报父亲失踪案,拿着通报可以解释成小沈雨怀疑父亲与凶手有关系,可为什么要拿相片袋呢?还恰巧是夏金兰死亡当天冲洗的照片。

第1集细节已经暗示凶手乘坐的300路公交经过小沈雨去的红星照相馆,而小沈雨拿照片时老板不露面,袋子上又出现了淡淡的血指纹。

这些说明照片馆老板有问题,那么小沈雨出现在派出所门口,很可能不是她按照父亲要求报案的那一次,而是原本想提供其他线索,后来又放弃了。

  • 沈雨父亲是凶手吗?

从证据分析,沈雨的父亲当下是凶手嫌疑最高,他是医生、懂心理学、有伤疤、案发后跑路,这些与凶手使用药物作案、心理素质好等特征都对上了。

但《谁是凶手》一共16集,如果大BOSS在前6集就直接亮牌,剧情就过于简单了,需要一个大反转,或者更具冲击力的新“犯人”来填补烧脑感。

如果沈雨父亲是凶手会经历大反转的话,前者提到的双重人格或双人参与(作案人、包庇者)可能性就更高了,沈雨父亲可能就是那个包庇却被“反噬”的人。

沈雨收到的邮件包裹里便有很多矛盾细节,信经过沈雨确认是她父亲写的,也符合两人的关系特征,但礼物里却总是夹杂着凶手取走的受害人物品。

可能是沈雨父亲在通过邮件给沈雨传递证据信息,也可能是这些东西是“两个人”准备的,才会存在那么多矛盾的东西,一个想提示,一个想掩盖。

如果沈雨父亲的确是凶手,剧情发展会让另一个角色承担新的惊悚爆点的话,心理状态明显有点异常的沈雨很有挖掘空间,她太有高智商作案潜质。

  • 关于模仿作案与停止作案的猜测

弹幕里有不少观众猜测夏金兰案可能是模仿作案,有这种可能性,但如果是模仿作案的话,夏金兰案的凶手与海舟案的凶手一定是相识,甚至存在联手。

因为凶手在300路公交丢掉的包上有前几名受害人的DNA,这一细节很多观众都忽略了,所以模仿者完全单线作案的可能性非常低。

至于凶手停止了作案,个人觉得应该在他杀夏金兰之前便已经计划好了。

相关细节指向有两个,一是夏金兰案反常出现了报警预告电话,无论是谁打的,都说明这一次凶手作案的处境是最特殊的,他已经知道会曝光。

另一个是他扔掉了自己多年携带的“作案工具”:背包。

这个包上有前几名死者的DNA,说明凶手把它当常用工具,可夏金兰案后他却扔掉了,这很像高考结束后的扔书仪式,丢弃工具,代表金盆洗手?

前几集有些细节暗示有快速得到相应解答的,比如沈雨看到夏木手颤意识到他有PTSD,在反跟踪时故意引导他进了肉品区,但有些细节是编剧放的长线。

这些长线是故事填下的伏笔,为了让后续的剧情更有力度,也是故事与观众的对话,眼睛毒辣的小伙伴,不妨讨论讨论你们发现的细节,一起头脑风暴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